您现在的位置拉萨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在医院管理的艾滋病患者中

【两中国公民被绑架】

從言談話語中不難聽出,如今的小翟已經對自己的未來有了些許信心。他說未來有了愛人,只要對方通過使用阻斷藥物,自己通過洗精或人工授精的技術,就能夠要小孩。如果孩子母親是感染者,也可以用母嬰阻斷的技術,在懷孕後期服用抗病毒藥物並結合剖宮產與人工喂養就行。

以前他認為住在同一屋檐下,哪怕叮過自己的蚊子只要再叮家人,他們也會被傳染HIV病毒,哪怕自己用過的水杯沒洗乾凈,也會將病毒傳染給家人。可經過專業老師的知識普及,他知道原來蚊子叮咬一次含血0.0004ml,要通過2800只叮咬過艾滋病感染者的蚊子同時叮咬才有可能感染。

門診的佈置與其他科室並無二致,靠牆是一排排座椅,可供患者休息,牆上貼著各種科普知識,有的是抗病毒藥物簡介,有的是性病知識簡介。查血窗口、註射室都暖心地張貼了“老年患者優先”的字樣。門診內分別設置了HIV初篩實驗室、HIV確證實驗室、註射室、抽血窗口、醫生診室、咨詢室等多個功能區,可以為艾滋病患者提供全方位的服務。這個門診每天會接待400名左右的患者,其中有四分之一為普通性病患者,而剩下的300人則屬於艾滋病患者。

其原因是多樣的,李在村表示,一方面,男性性行為不用擔心懷孕,所以使用安全套的比例較低。其次,肛門直腸的黏膜因為解剖結構的特殊性,很容易破損出血,感染風險更大。此外,部分男同擁有多個性伴侶,也容易造成艾滋病的傳播。

李在村:從全國來說,北京是一個艾滋病中等流行地區,流行率不高也不低。在防控方面,北京做了很多努力,近兩年新發感染人數都在下降,包括主動宣傳、教育,鼓勵主動篩查,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多措並舉,對艾滋病防控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北京擁有全國最好的治療艾滋病醫院,包括北京佑安醫院、地壇醫院、協和醫院、302醫院等,患者一旦發生暴露,一定要及時去醫院就診。

患者的心理建設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在這個HIV暴露後預防門診,還專門設置了咨詢室,為艾滋病患者做心理咨詢和個案隨訪工作,目前一共有6名護士。個案管理師李健維告訴北青報記者,所有患者的用藥記錄都由個案管理師進行登記。“患者來就診完之後,我們會對他進行隨訪,詢問其身體有沒有不適,再叮囑用藥的註意事項。”

北青報:我們還能通過哪些舉措去預防艾滋病?

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北門G樓,艾滋病暴露前後預防咨詢門診的病案室內,架子上整齊地碼放著數千份艾滋病患者檔案,門診的知名專家李在村主任醫師介紹說,這裡存放著北京9500多位艾滋病患者的病案資料,這些患者長期服用免費的國產抗病毒藥物,大約占全市在治患者的54%。此外,這裡還服務約3000例來自北京及外地的自費抗病毒治療艾滋病患者。今年5月,北京佑安醫院HIV暴露前後預防門診正式掛牌,在全國範圍內屬於首家。

小翟身高一米七幾,2013年他因為吸食毒品使用針頭註射而感染了HIV病毒。小翟說,那天當聽說自己在檢查中呈陽性後,他直接癱坐在了地上。看著手裡攥著的白色試紙,完全不敢想象自己接下來將面臨的人生是什麼樣子。

對話人:北京佑安醫院HIV暴露前後預防門診主任醫師李在村

艾滋病一個重要的傳播途徑是血液傳播,其中吸毒者通過使用未經消毒的針頭註射極易被感染。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北京市利康強制隔離戒毒所採訪了一些通過註射吸毒的感染者。

前來尋求預防藥物的人群中九成為男性

艾滋病傳染途徑主要包括性傳播、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監測數據顯示2019年1月至10月本市艾滋病性傳播比例占96.3%,仍是防控工作重點。

李在村:對。很多艾滋病患者知道這個病是慢性病,他們內心往往不是對死亡的恐懼,而是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艾滋病不像糖尿病,可以隨時找人訴苦,很多艾滋病患者總是選擇一聲不吭,有的還千辛萬苦瞞著家裡人,生活過得很辛苦。其實家人的支持非常重要,對於患者來說,父母、兄弟姐妹、配偶是其最重要的心理支持。

而對於大眾來說,他們以為艾滋病是烈性傳染病,但實際並非如此。艾滋病的傳播途徑是有限的,主要經血液傳播、性傳播和母嬰傳播。家庭成員之間公用碗筷、被褥、馬桶等生活用品,普通的握手、擁抱,都沒有風險,蚊子叮咬也不會傳染艾滋病病毒。人們看到艾滋病患者就想躲得遠遠的,其實這就是誤區,就導致對艾滋病人的歧視。但與此同時,我建議一定要減少高危性行為,降低感染風險。

對話歧視現象有好轉 但仍是患者的“最大難題”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1981年12月1日,世界上第一例艾滋病患者被確診,後來,這個日子被世界衛生組織確定為世界艾滋病日。經過幾十年醫療技術的進步,艾滋病已不再是絕症,患者通過長期服藥可有效控制體內病毒,提高生活質量。不過,因種種原因,地球上每分鐘都有一個孩子死於艾滋病,每天都有人不幸染上艾滋。2019年1月至10月,北京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2669例,雖然較去年同期減少了7.1%,但仍然意味著今年頭十個月至少發生了2669次的傳播行為。哪些人容易感染?哪些途徑會感染?為什麼人們總是不慎把自己暴露在風險中?對於艾滋病患者,需要哪些支持……昨天,北京青年報記者走進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探訪本市首批開設的HIV暴露前後預防門診。

內存北京新報告艾滋病感染病例數下降根據北京市衛健委發佈的最新數據,2019年1月至10月,本市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2669例,較去年同期減少7.1%。疫情水平整體平穩,新報告病例數穩中有降。

本市自1985年報告全國首例艾滋病病例以來,截至2019年10月31日,累計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32268例,目前存活22147人。2019年1月至10月,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2669例,較去年同期減少7.1%。疫情水平整體平穩,新報告病例數下降。

艾滋病暴露後可通過服阻斷藥自救李在村說,及時服藥可以有效降低感染艾滋病的風險。發生艾滋病暴露之後,72小時內服阻斷藥可降低風險90%以上。而且,如果是在24小時內及時吃藥的話,目前國際上沒有失敗的案例,可以完全阻斷病毒感染。服用的藥物有兩種組合,恩曲他濱替諾福韋片搭配多替垃韋或者拉替拉韋。也就是說,患者可以通過服阻斷藥進行自救。

註重保護患者隱私 打消患者就診顧慮

說到前來門診尋求預防藥物的人群,李在村說,從十六七歲到六十多歲都有,不過仍然以20到40歲之間的為主,這部分人為性活躍人群。同樣,他們獲取信息的手段比較強,知識儲備多,知道可以來門診吃預防藥物阻斷艾滋病。

對此,李在村表示:“正確地、全程使用安全套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艾滋病傳播和感染風險,這也是最簡單有效、最省錢的方式。”

北青報:所以對於艾滋病患者來說,心理建設是一個很大的工作?

北青報:醫生在從事艾滋病患者治療方面,會面臨怎樣的風險?

李在村還透露,在醫院管理的艾滋病患者中,90%以上屬於男性。“在北京的男同性戀者中,艾滋病陽性率約為8%,而我國全人群的陽性率是萬分之九,男同性戀者的感染率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90倍。”

《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第十二條規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醫療機構不得泄露涉及個人隱私的有關信息、資料,對此,醫護人員慎之又慎。“像我們寫病案的時候,一沓病案放在案頭,我們會把病案反扣過來,我們也不會直接稱呼患者名字,有單子要交付時一般直接給患者送去。咨詢室全部採用1對1的方式為患者答疑。咨詢室內所有的電腦都有密碼,醫護人員不在診室時,診室的門也要上鎖。如果發生信息泄露,我們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李在村說,當懷疑自己發生艾滋病暴露之後,可以去藥店購買艾滋病檢測試紙進行檢測。不過,這一檢測也有可能會出現假陽性。最準確的確認方式就是到醫院門診或者是疾控中心進行篩查。如果明確是陽性,那麼所有的檢查費用和今後長期使用的國產藥物均免費。

11月29日下午,北青報記者來到北京佑安醫院探訪。HIV暴露後預防門診位於醫院北門G樓,是一排獨立的單層平房,專門為性病和艾滋病患者服務。門診外牆上掛著“性病艾滋病門診”“艾滋病暴露前後預防咨詢項目點”兩塊牌子。走進樓內,有三三兩兩的患者在等待就診、取藥,似乎沒人用異樣的眼光註視彼此,人們只是像正常人看病一樣走著該走的流程。

北青報:人們對於艾滋病,還存在哪些誤解?

所以對於艾滋病患者來說,我們要有一個更加寬容的環境和心態。他們是不幸的,本身也是疾病的受害者,是需要同情和關愛的。這一點,在中國,甚至是世界都是一個一直沒有解決的問題,這是艾滋病患者最大的心理陰影。

案例碰了毒品中了招 如今重燃生活希望

目前,各相關部門參與到艾滋病防控工作中來。本市還不斷擴大艾滋病檢測和干預的覆蓋面,利用“互聯網+技術”,通過在大學或藥店的自動售賣機公益售賣,或免費發放艾滋病尿液檢測包,並聯結e檢知艾滋病檢測平臺,實現了“互聯網+物聯網+艾滋病”的多元化檢測,拓展高危人群獲得檢測的渠道。同時,通過科學佈局、合理設置艾滋病免費抗病毒定點醫療機構,滿足患者免費抗病毒治療需求。

李健維說,為了方便幫助患者,她專門開了個工作微信,裡面存了1005個患者微信,其中900餘個是艾滋病患者。“如果是單陽家庭,就在名字後面標註1,如果是雙陽家庭,那就會標註2,根據這個標註,去更加準確地隨訪患者。”

“民警在生活方面對我們照顧得很細緻,對我們的隱私也很尊重。”小翟說,民警特意為他們創辦了“愛之聲”廣播、“愛之光”報紙,講述他們自己的故事,互相激勵,這幾年來第一次有人握著他的手談心,他第一次能安穩地睡一覺,也是第一次讓他覺得,原來註重一些生活細節,配合治療,在未來還是能和家人繼續生活在一起的,讓他又燃起了生活下去的勇氣。

如今,艾滋病已經不再是絕症,可以通過藥物進行控制。在藥物方面,醫院提供替諾福韋、拉米夫定、依非韋倫、齊多夫定等十多種抗病毒藥物,採用的是現行最高效的“雞尾酒療法”,即聯合抗病毒治療,通過若干種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來治療艾滋病。該療法的應用可以減少單一用藥產生的抗藥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複製,使被破壞的機體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復,從而延緩病程進展,延長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質量。李在村說,患者的用藥組合也是不固定的,如果某一種藥物的效果不好,可能醫生就會給患者更換用藥方案。

70%左右為本科及以上學歷存在“知行分離”現象根據北京市衛健委剛剛發佈的消息,今年1月至10月本市艾滋病性傳播比例占96.3%,性暴露是艾滋病傳播的主要途徑。李在村觀察發現,相較於以前,艾滋病暴露以商業性行為為主,這些是可以通過警方掃黃打非進行打擊的。但是近年來,隨著人們性觀念的開放,非商業的性行為越來越多,這些行為對於艾滋病防控工作來說是個挑戰。

通過治療,艾滋病患者也能過正常的夫妻生活,只要把病毒控制住,血里檢測不到病毒時,通過性傳播的風險接近於零。目前在臨床上沒有發現一個病毒控制良好而通過性生活將病毒傳染給對方的病例。目前,醫院也已經通過成功干預,幫助上千個單陽家庭成功生育健康寶寶,且沒有傳染給另一半。

李在村:很多時候,醫護人員都會暴露在艾滋病病毒面前。像註射、抽血、有創治療、手術等科室,都有暴露的風險。我們醫院有個手術科室的醫生,一年內就吃了兩個療程的阻斷藥。所以防止醫護人員發生艾滋病病毒職業暴露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比如在做手術時,戴雙層手套、穿防水手術服、戴護目鏡等。因為口腔黏膜、鼻黏膜、眼睛等部位接觸患者血液,就有被感染的風險。一旦發生暴露,就要吃阻斷藥。

李在村:對於艾滋病的認知,總體來說情況是在好轉,但仍有誤區。作為患者來說,有的患者總認為得了艾滋病就等於被判了死刑,這肯定是錯誤的,在現在的醫療條件下,好好吃藥治療,基本上不影響壽命,打個比方,你如果能活到80歲,通過吃藥你還能活到80歲。

“人們對於艾滋病預防上存在的最大問題就是缺乏防範意識。所有人都知道,無保護性行為是高危性行為,但在這一點上,很多人是知行分離的,知道有危險,可就是不採取措施。醫院管理的這些艾滋病患者中,70%左右都是本科及以上學歷,他們有知識儲備,也知道風險存在,但就是存在僥幸心理,沒有採取安全措施。”

那段時間,每天晚上小翟都會在單位宿舍的廁所里偷偷掉眼淚,有時候睡著覺,也會突然想到自己的父母,就把頭悶在被子里咬著枕頭大哭一場。“後來有一次我睡著覺哭醒了,被同事發現後,就說自己是做噩夢了,從那天開始,我就搬出了宿舍。”小翟當時選擇逃避現實,再次糟踐自己的身體,再次吸食毒品。2014年,他被送到社區戒毒。這次他得到了藥物治療干預,這雖然對他的身體起了一些積極作用,但是對他的心理層面並沒有太多幫助。

北京佑安醫院存放著北京9500多名艾滋病患者的病案資料

2018年,因為吸毒小翟被進行強制隔離戒毒。“在這裡我感受到了真正的關心和溫暖。”小翟說,到強制戒毒所後,民警給他的感覺更像朋友。

詹姆斯33000分两中国公民被绑架柯洁获斗地主冠军范冰冰美杜莎发型追我吧结束录制水滴筹回应漏洞多哈登三节60分勇敢者游戏2预告高以翔助理发博苹果设计师离职滴滴美团严重失信统一换发记者证南非推新型HIV药女逃犯劳荣枝落网蚂蚁金服回应风险omg六人离队美国小型客机坠毁北京地铁临时封闭男婴腹中藏寄生胎英国发生捅人事件苹果设计师离职复盘最强医保谈判复盘最强医保谈判哈登三节60分四川石渠雪豹打架女逃犯劳荣枝落网饶毅举报论文造假黑五网购破纪录英国发生捅人事件华北雪花到货